竟彩网主页|寻找竟彩高手博客

社會心理服務應樹立 “大精神衛生觀”

  【聊健康】

  作者:胡耿丹 鄭允佳(同濟大學人文學院心理學系副主任、廣東金融學院公共管理學院講師)

  日前,浙江省頒布實施《浙江省精神衛生條例》,在國內率先通過法規明確將心理健康體檢納入體檢常規項目。這一舉動引發熱議,也再次引起大家對心理健康問題的關注。健康不僅僅是疾病或羸弱之消除,而系體格、精神與社會之完全健康狀態。作為現代人健康不可分割的重要方面,心理健康關系每個人的幸福安康,以及社會的和諧穩定。

  當前,我國正處于經濟社會發展的快速轉型期。人們的生活節奏明顯加快,心理健康問題日益凸顯,已成為影響經濟社會發展的公共衛生問題和社會問題。

  然而,社會心理健康服務體系不健全、疏導機制不完善、管理服務能力滯后等問題依然突出。傳統的針對個體的心理健康服務,已無法滿足人民群眾的心理需求。

  社會心理服務工作者被賦予新使命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強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自此,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正式納入國家戰略。2018年11月,國家衛健委等十部委頒布《關于印發全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工作方案的通知》,旨在通過試點工作探索社會心理服務模式和工作機制,將心理健康服務融入社會治理體系、精神文明建設,融入平安中國、健康中國建設。而精神衛生工作是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主要內容之一,厘清其在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中的作用及功能定位,對于精神衛生部門在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中的實踐工作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這也賦予了精神衛生、心理學、社會學等社會心理服務工作者新的使命。

社會心理服務應樹立 “大精神衛生觀”

近日,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區袁河街道鋼絲廠社區邀請心理服務工作者,對留守兒童進行心理健康輔導。廖海金攝/光明圖片

  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包括心理健康服務和社會心態培育兩部分內容,既關注個體的心理健康,又關注群體的社會心態,能夠標本兼治社會治理中的各種心理問題,滿足人民的心理需求,進而完成“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這一使命。因此,社會心理服務工作者應樹立“大精神衛生觀”,以此為指導開展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包括從以“疾病”為中心轉向以“健康”為中心,從注重“治已病”轉向注重“治未病”,從依靠衛生健康系統轉向社會整體聯動,堅持“大衛生、大健康”理念,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即通過心理健康教育、咨詢、治療、危機干預等方式,引導公眾科學緩解壓力,正確認識和應對常見精神障礙及心理行為問題,有效防治心理相關疾病。

  “大精神衛生觀”要求社會心理服務工作者認識到,個體和群體的生活焦慮、職業倦怠、抑郁等消極情緒可以通過工作者來得到有效的援助、疏導和救治,使受助者能調動其自身內在的積極體驗,從而復燃生命希望之光,再展理想信念宏圖,重拾勇往進取動力。

  不容忽視的是,在急劇的社會轉型中,各種社會問題難免會對民眾的社會心態造成負面影響,使得民眾在社會態度、社會認知、社會情緒方面出現了消極的變化。這也說明了“培育人民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積極向上的社會心態”對當今社會治理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提示了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具體方向和策略,即社會心態培育主要通過心理疏導和干預、個體心態和群體心態的培育等方式,提升人民的公平感、信任水平,降低人民的焦慮感,同時引導人們的價值觀,最終維護社會和諧穩定。

  社會心理服務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要求

  筆者認為,社會心理服務=心理健康服務+社會心態培育。需要強調的是,心理健康服務和社會心態培育,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要求,二者在關注視角、參與主體、服務對象、服務理念、心理危機介入點和目標等方面均存在差異。

  例如,前者的關注視角是微觀的、個體的,而后者的關注視角是宏觀的、群體的;前者的參與主體是專業機構、個體或者是政府部門、社會組織、專業機構和個體,而后者的參與主體是政府部門、社會組織、專業機構和群體。但與此同時,二者還存在緊密的聯系。一方面,個體極端情緒或心理健康問題容易引發惡性社會事件,影響社會和諧,因此,針對個體的心理健康服務是社會心態培育的基礎;另一方面,群體的社會心態也會影響個體的心理健康水平,影響心理健康服務的效果。

  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涉及精神衛生、心理學、社會工作等多個學科,其中,精神衛生部門是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直接承擔者。因此,精神衛生人員是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力量,其主要功能定位和作用在于心理健康服務。社會心理服務體系中的心理健康服務對象,應該包括兩個方面,即心理障礙個體、特殊群體和正常個體。與之匹配的服務理念為被動干預、咨詢治療,以及主動預防、提升和促進。對應的服務目標依次為幫助患者康復、適應社會;促進個體積極心態、心理和諧。因而,在未來心理健康服務中,精神衛生工作人員的服務對象,不再局限于少數心理障礙個體或特殊群體,而是應該擴展到正常個體;服務內容不再局限于心理治療,而是應該擴展到對正常個體進行心理健康培育;服務目標不再局限于幫助患者康復,而是應該擴展到提升個體的心理健康水平;干預的介入點不再局限于危機的末端,而是應該提升到危機的前端、中端。

  筆者認為,在未來的實踐中,精神衛生人員可通過各種措施和途徑,來踐行“大精神衛生觀”的理念。例如,通過心理健康科普宣傳,提升公眾對心理健康重要性的認識;通過培養個體的人際交往、情緒和壓力管理等心理衛生知識和技巧,讓人們學會有效應對工作和生活中的壓力;通過培養個體的時間管理策略,提升人們的時間管理能力和工作效率,及時釋放、減少壓力。簡言之,“大精神衛生觀”不是強調有了心理疾病之后再去治療,而是強調從正面進行積極心理建設,提升個體的心理健康水平,以減少個體產生心理障礙的可能性。這是一種從被動干預式理念向主動預防式理念的轉變。

  此外,除心理健康服務外,社會心態培育也是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重要內容。精神衛生學科的專業性質,決定了相關人員在社會心態培育方面只能起到輔助作用。在當今社會中,消極的社會心態不排除是由各種社會問題造成的,積極的社會心態的培育也依賴于公平公正、溝通信任、律己擔當、和諧良好的社會氛圍,而這需要政府部門、專業機構、人民群眾等多方主體的共同努力。建議實行“雙責任主體”組織架構,即由衛健委牽頭、各有關部門協同負責作為心理健康服務的責任主體,而由政法委牽頭、各有關部門協同負責作為社會心態培育的責任主體,如此,這種組織架構更符合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的內涵。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15日?06版)

竟彩网主页